张掖名胜古迹诸多,最富有盛名的当属大佛寺,可谓是张掖标志建筑

记得有人这样形容这里,滚滚黄沙,千里丘壑,北风呼啸着卷起亘古山河。一片青山、一方天地,隐藏着一个陈旧的古城。虔诚的信徒不远万里、漫步黄沙,在风雨里丈量着脚下的路。他不会迷失方向,也不曾丧失信念,因为前面不远处就是梦想之地,佛光普照的千年古刹,那里有丰富的经藏,最虔诚的信徒,和普度众生的能量。

“张国臂掖,以通张掖,”古城张掖经历多少风霜,依旧屹立在西北边塞的重要防线上,古丝绸之路的重镇。

总之张掖经历无数战火风霜,历史十分悠久。而其内名胜古迹诸多,最富有盛名的当属大佛寺。千年古刹大佛寺可谓是张掖的标志性建筑。

佛寺门口牌匾上书“大佛寺”三个金黄大字,威风凛凛。进入寺院出现眼前的是三个金碧辉煌的楼牌,上格书“佛法无边、佛国长春、普放光明”金黄行书大字,其后是一块巨大广场,中间一个超长巨大的青铜香炉,里面香火旺盛,青烟缭绕,顿时迎面扑来一股佛光,吹干心中嘈杂,只剩下虔诚和宁静。

即使在世界范围内,似乎也很难找到某一条交通孔道,如河西走廊那样,沉积了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遗存。其中佛教文化的遗迹,尤其灿烂辉煌。西域佛教的雕塑与建筑艺术、曾经强盛一时的早已消失的民族,将独特的印记深刻在许多石窟和佛寺之上,瑰丽又神奇,呈现与内地佛寺异样的色彩。

大佛寺为西北内陆久负盛名的佛教寺院,素称塞上名刹,佛国胜境。张掖大佛寺源于汉晋,创于西夏,兴于元明,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座千年名刹。东晋时期,涅宗师昙无谶到河西走廊一带弘法,涅教义在张掖广为传播。

凡是天下的名刹,无不独特。或是建筑,或出高僧,或存文物,或有传说。张掖大佛寺,几乎一切皆备。它的出名,可以说是实至名归。

据说唐僧取经时也到过大佛寺,瞻仰过寺院、流沙河擒拿沙僧、高老庄猪八戒招亲等神奇传说也出现在大佛寺内的壁画上。元时,意大利旅行家马可.波罗来到张掖,被大佛寺的塑像精美宏伟建筑和张掖的繁华所叹引,曾留居一年之久。

殿内上方侧睡如来佛,两侧一对联书“ 一觉睡西天,谁知梦里乾坤大; 只身眠净土,只道其中日月长。”

真正威严大气,刚正不阿,给人一种灵魂的震撼和肃穆,忍不住双手合闭去参拜,去聆听最深沉的智慧。

卧佛长睡睡千年长睡不醒,问者永问问百世永问难明。这是大佛寺山门的副楹联。她劝导每个人的心灵得到宽慰,烦燥的心绪求得平和,今天寺庙里的香火仅仅成了一种形式,它的最大功用价值是旅游的一个景点。佛文化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段积累,它折射出的闪光点仍然吸引着人们的目光,这是甘州在前进中发出的最和诣音符。

大佛寺,修缮数十次,到现在九百多年了, 并且经历过无数次的灾难,但是它巍然长存。 它见证了丝绸之路的繁华和衰落,也见证了佛教东进的过程,从古至今有多少大德高僧在这里诵经坐禅,已无从一一考证。

砖红色的墙壁,青灰色的瓦片。黎明及其洒扫。黄昏后摘漫天的落日余晖,于禅林香火中做一场悠悠尘梦。一炷香,一炉烟,一丛树林,一丛山的清净生活,热爱生活,崇尚自然,在这里仅仅需要把这两件事放在首位。在这里让你将将所有的繁杂琐事抛开,只为享受生活这一件事。

大佛殿之后便是收藏殿和藏经殿,其中收藏了各种出土古物和佛像,还有珍贵的经书,手抄经倦等。

大佛寺是张掖人民的图腾,寺里巨大的睡佛,让我们读懂了古代劳动人民的顽强毅力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儿时的那份快乐无忧、纯真无暇,已被现实的生活消磨殆尽了。我总有一种逃遁深山的想法,哪怕是一天,在晨钟暮鼓中体会神圣庙宇的庄严与肃穆,撕下有时不得不戴着虚伪的面具,真实地,透彻地审视自己,反省自己。

有人说甘州,历来就是佛教圣地,是历史上有名的佛都。没有佛,甘州的历史将会黯然失色,没有佛,甘州的未来又将如何书写。西夏国寺,从历史深处走来,又走向历史深外。

佛教文化一直洗礼着河西人的心灵。所以生活在这里的先民不厌其烦建寺修庙,试图从这些有形的建筑中寻找精神的寄托,甘州就成了佛教的乐土,到处香烟缭绕,晨钟幕鼓。

千年古寺,经历了历史的风云,在岁月的长河里徜徉。

如今的大佛寺当年辉煌不再,斑驳的木雕、脱落的石刻无时不再诉说着历史的沧桑。

传承着佛经的要义普度众生,潜藏着最真实的悸动,那是佛祖的教诲:苦海无边,放下执念才能渡过这片海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