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甫规,历史名人

  皇甫规

  皇甫规(104—174年),字威明,安定朝那(今甘肃平凉市西北)人,东汉名将。 皇甫规世代武官家庭出身,有见识,熟习兵法。祖父皇甫棱,曾任度辽将军;父亲皇甫旗,任扶风都尉。 汉顺帝永和六年(141年),西羌大寇三辅(今陕西关中一带),围安定(郡治临泾,今甘肃省镇原县东南),谋犯长安。征西将军马贤率十万大军征剿,不克。皇甫规此时虽为布衣,见马贤不懂军事,不爱恤士兵,料其必败,于是上书说明情况。后马贤果为羌军打得全军覆没,马贤及其二子均被杀。郡守乃知皇甫规懂兵略,举荐任命为功曹,命其率八百士兵,与羌军交战,斩首数级,羌军退却。 于是举皇甫规为上计掾。后羌军合兵,攻烧陇西,朝廷虑之,他上疏请兵五千退羌,报效国家,书曰:“臣比年以来,数陈便宜。羌戎未动,策其将反,马贤始出,颇知必败。误中之言,在可考校。臣每惟贤等拥觿四年,未有成功,悬师之费且百亿计,出于平人,回入奸吏。故江湖之人,腢为盗贼,青、徐荒饥,襁负流散。夫羌戎溃叛,不由承平,皆由边将失于绥御。乘常守安,则君侵暴,苟竞小利,则致大害,微胜则虚张首级,军败则隐匿不言。军士劳怨,困于猾吏,进不得快战以徼功,退不得温饱以全命,饿死沟渠,暴骨中原。徒见王师之出,不闻振旅之声。酋豪泣血,惊惧生变。是以安不能久,败则经年。臣所以搏手叩心而增叹者也。愿假臣两营二郡,屯列坐食之兵五千,出其不意,与护羌校尉赵冲共相首尾。土地山谷,臣所晓习;兵埶巧便,臣已更之。可不烦方寸之印,尺帛之赐,高可以涤患,下可以纳降。若谓臣年少官轻,不足用者,凡诸败将,非官爵之不高,年齿之不迈。臣不胜至诚,没死自陈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。但因因他揭露梁太后之兄梁冀的暴行,朝廷未能任用。 汉顺帝死后,梁太后临朝,其兄梁冀当了大将军,专横跋扈。汉质帝本初元年(146年),朝廷举贤召良,皇甫规在应试对策中揭露了奸臣权重、收受贿赂、卖官鬻爵,致使大贼纵横、上下穷虚的社会现象和梁冀的暴行。 其文如下:“伏惟孝顺皇帝,初勤王政,纪纲四方,几以获安。后遭奸伪,威分近习,畜货聚马,戏谑是闻;又因缘嬖幸,受赂卖爵,轻使宾客,交错其闲,天下扰扰,从乱如归,故每有征战,鲜不挫伤,官民并竭,上下穷虚。臣在关西,窃听风声,未闻国家有所先后,而威福之来,咸归权幸。陛下体兼乾坤,聪哲纯茂。摄政之初,拔用忠贞,其余维纲,多所改正。远近翕然,望见太平。 而地震之后,雾气白浊,日月不光,旱魃为虐,大贼从横,流血丹野,庶品不安,谴诚累至,殆以奸臣权重之所致也。 其常侍尤无状者,亟便黜遣,披埽凶党,收入财贿,以塞痛怨,以答天诫。 今大将军梁冀、河南尹不疑,处周、邵之任,为社稷之镇,加与王室世为姻族,今日立号虽尊可也,实宜增修谦节,辅以儒术,省去游娱不急之务,割减庐第无益之饰。夫君者舟也,人者水也。腢臣乘舟者也,将军兄弟操璙者也。若能平志毕力,以度元元,所谓福也。如其怠□,将沦波涛。可不慎乎!夫德不称禄,犹凿墉之趾,以益其高。岂量力审功安固之道哉?凡诸宿猾、酒徒、戏客,皆耳纳邪声,口出谄言,甘心逸游,唱造不义。亦宜贬斥,以惩不轨。令冀等深思得贤之福,失人之累。又在位素餐,尚书怠职,有司依违,莫肯纠察,故使陛下专受谄谀之言,不闻户牖之外。臣诚知阿谀有福,深言近祸,岂敢隐心以避诛责乎!臣生长边远,希涉紫庭,怖慑失守,言不尽心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。 “梁冀忿其刺已,以规为下第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,只给了一个郎中的小官。皇甫规遂托病不受,回归故里。州郡官吏秉承梁冀旨意,使他几次险遭毒手。他只好设馆授徒十四年,教授门徒三百余人。汉桓帝延熹二年(159年)梁冀被诛,旬月之间,礼命五至,请他出山,均回绝。 时泰山(在今山东泰安境内)一带叔孙无忌揭竿而起,攻略郡县。中郎将宗资讨之,未服。于是朝廷专派公车征任皇甫规为泰山太守。皇甫规就任后,广设方略,平定了叔孙无忌的农民起义。 延熹四年(161年)秋,零吾羌等与先零,沈氐羌别种袭扰关中。时护羌校尉段颎正出征作战,无人与羌军交战。皇甫规熟悉羌事,遂志自奋效,疏请求助诸军击羌。 疏曰:“自臣受任,志竭愚钝,实赖兖州刺史牵颢之清猛,中郎将宗资之信义,得承节度,幸无咎誉。今猾贼就灭,太山略平,复闻腢羌并皆反逆。臣生长邠岐,年五十有九,昔为郡吏,再更叛羌,豫筹其事,有误中之言。臣素有固疾,恐犬马齿穷,不报大恩,愿乞冗官,备单车一介之使,劳来三辅,宣国威泽,以所习地形兵埶,佐助诸军。臣穷居孤危之中,坐观郡将,已数十年矣。自鸟鼠至于东岱,其病一也。力求猛敌,不如清平;勤明吴、孙,未若奉法。[四]前变未远,臣诚戚之。是以越职,尽其区区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。 同年冬,羌军合兵,朝廷忧虑。三公举他为中郎将,持节监关西兵,讨伐零吾、东羌等,破之,斩首八百级。先零诸种羌仰慕他的威信,相劝降者十余万。翌年三月,沈氐羌攻张掖、酒泉。皇甫规发骑兵征讨陇右之羌,这时,西羌阴占道路不通。恰值军中大疫流行,死者十之三四。皇甫规亲入将士庵庐探视,送药问疾,三军感悦。东羌遂复乞降归顺,凉州(治所今甘肃张家川回族自治县) 道路复通。 起初安定太守孙俊对羌人贪赃受贿,属国都尉李翕、督军御史张禀多杀降羌,凉州刺史郭闳、汉阳(治今甘肃甘谷县东)太守赵熹均老弱不堪任职,但皆倚恃权贵,不遵法度。皇甫规到州后,悉数条陈其罪上奏,结果这些官吏被免被诛,廓清了地方吏治。羌人闻之,翕然反善,沈氐羌大豪滇昌、饥恬等十余万口归降,边境平定。 皇甫规为官廉洁,不畏强暴,蔑视权贵,不与宦官合污,曾多次举劾朝廷的贪官污吏,并能荐贤举能,委位让贤。由此引起权臣的怨恨,遂一同诬陷他收受群羌贿赂,奏报功绩不实。天子受奸臣谎言的蒙蔽,便下书责难。他不怕免官,上疏自讼,并再次揭露了奸宦的恶行。 疏曰:“四年之秋,戎丑蠢戾,爰自西州,侵及泾阳,旧都惧骇,朝廷西顾。明诏不以臣愚驽,急使军就道。幸蒙威灵,遂振国命,羌戎诸种,大小稽首,辄移书营郡,以访诛纳,所省之费,一亿以上。以为忠臣之义,不敢告劳,故耻以片言自及微暛。然比方先事,庶免罪悔。 前践州界,先奏郡守孙玺,次及属国都尉李翕、督军御史张禀;旋师南征,又上凉州刺史郭闳、汉阳太守赵熹,陈其过恶,执据大辟。凡此五臣,支党半国,其余墨绶,下至小吏,所连及者,复有百余。吏托报将之怨,子思复父之耻,载贽驰车,怀粮步走,交构豪门,竞流谤讟,云臣私报诸羌,谢其钱货。 若臣以私财,则家无担石;如物出于官,则文簿易考。就臣愚惑,信如言者,前世尚遗匈奴以宫姬,镇乌孙以公主。今臣但费千万,以怀叛羌。 则良臣之才略,兵家之所贵,将有何罪,负义违理乎?自永初以来,将出不少,覆军有五,动资巨亿。有旋车完封,写之权门,而名成功立,厚加爵封。 今臣还督本土,悫举诸郡,绝交离亲,戮辱旧故,觿谤阴害,固其宜也。臣虽污秽,廉洁无闻,今见覆没,耻痛实深。传称‘鹿死不择音’,谨冒昧略上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。 同年冬,拜皇甫规为议郎,论功应当封侯。然而中常侍徐璜、左悺向他“欲从求货”,数次派人“就问功状”,他始终不予理睬,遂引起徐璜等人忿怒,他们又对皇甫规诬以赂降群羌之罪下狱。其官属欲赋敛请谢,皇甫规誓死不听,后经官员和太学生张凤等三百余人上书救援,才奏请赦免归家。 延熹六年(一说三年),拜皇甫规度为辽将军,到任数月,即上书存举中郎将张奂接替其职。他说:“臣闻人无常俗,而政有治乱;兵无强弱,而将有能否。伏见中郎将张奂,才略兼优,宜正元帅,以从觿望。若犹谓愚臣宜充军事者,愿乞冗官,以为奂副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。朝廷允之,遂以张奂代为度辽将军,以皇甫规为使匈奴中郎将。延熹九年(166年)张奂迁任大司农,皇甫规复为度辽将军。 皇甫规以自己连任大位,欲退身避第,数次称病,但朝廷不允。时逢友人上郡(今陕西榆林县境)太守王旻的灵柩送还故乡,便身著素服,越界迎接。于是有人密告并州(今山西太原市西南)刺史胡芳,言他擅自远离军营,公然违犯军律,应即刻举奏。胡芳则回答说:“威明欲避第仕涂,故激发我耳。吾当为朝廷爱才,何能申此子计邪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!此事遂免。 东汉末,兴起了党锢之禁,天下许多名贤皆遭牵连,皇甫虽为名将,但素誉不高。皇甫规自以为西州豪杰,未被牵连为耻。便上言:“臣前荐故大司农张奂,是附党也。又臣昔论输左校时,太学生张凤等上书讼臣,是为党人所附也。臣宜坐之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。朝廷知而不问,时人称赞为贤良。 皇甫规在任数年,北边威服。永康元年(167年),皇甫规被任命为尚书。朝庭让大臣“贤良方正,下问得失”。皇甫规上书曰:“天之于王者,如君之于臣,父之于子也。诫以灾妖,使从福祥。陛下八年之中,三断大狱,一除内嬖,再诛外臣。而灾异犹见,人情未安者,殆贤愚进退,威刑所加,有非其理也。前太尉陈蕃、刘矩,忠谋高世,废在里巷;刘佑、冯绲、赵典、尹勋,正直多怨,流放家门;李膺、王畅、孔翊,洁身守礼,终无宰相之阶。至于钩党之衅,事起无端,虐贤伤善,哀及无辜。今兴改善政,易于覆手,而腢臣杜口,鉴畏前害,互相瞻顾,莫肯正言。伏愿陛下暂留圣明,容受謇直,则前责可弭,后福必降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。但此书却不见回应。 不久,皇甫规迁任弘农(河南灵宝境内)太守,封寿成亭侯,食邑二百户,他却让封不受,最后又任护羌校尉。汉灵帝熹平三年(174年),皇甫规因病被召还,但在路上去世于谷城,终年七十一岁。著有赋、铭、碑、赞、祷文、吊、章表、教令、书、檄、笺记,凡二十七篇。其侄皇甫嵩亦为名将。 点评:皇甫规一生的最大功绩是招抚羌人,安定羌变,缓解东汉朝廷与羌人之间的矛盾。他生逢季节性乱世,素习羌事,反对对羌人一味镇压杀戮,而采用招抚政策。他认为羌戎溃叛,不由承平,皆由边将失于绥御;对于羌变,若求猛将,不如抚以清平之政;明习兵书,不如郡守奉法,使之无反。他止书奏免了一批多杀降羌、不遵法度的官员。羌人由是感慕,前后相归降者逾二十万口。这对汉羌之间的融洽十分有利,更使边疆地方得以安宁。 皇甫规一身清正,廉洁奉公,刚直不阿,不畏权奸,曾数次遭权幸奸党的陷害,但仍毫无畏惧,刚正不渝。他爱才惜才,荐贤委位,当年迈时即举荐才略兼优的张奂代替自己的职务。后张奂不负其望,在安定羌变中亦有殊功。他开设学馆十四年,以《诗》、《易》教授门徒,很有思想见地。如他称:“夫群者舟也,人者水也。群臣乘舟者也,将军兄弟操揖者也。若能平志毕力,以度元元,所谓福也。如其怠弛,将沦波涛。可不慎乎”(《后汉书·皇甫规列传》)!很有警世意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